促成房土地资产税补齐长效体制拼图

连续两年未被 “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提及的房地产税,出现在了“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草案中。这份谋划未来5年发展,勾画未来15年蓝图的文件中提出,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征收房产税提议最早可追溯至10年前。

彼时“十二五”规划中提到,“研究推进房地产税改革”。到了“十三五”规划纲要中,提法变成了“完善地方税体系,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及至“十四五”的“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健全地方税体系,逐步扩大地方税政管理权”。相比“十三五”,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的表述几乎一字未变,但实际情况可能大相径庭。

此前各界对于房地产税的内涵、征收方式和影响等还有不少认识差异,需要探讨的问题非常多。同时,征收有很多实际问题需要妥善处理,如大量的房地产登记和复杂的房地产价格确定等。加之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税法,需要考虑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和国际环境等多方因素。

尤其是去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突发的影响,不能操之过急,简单行事。故此,房地产税立法工作虽然被屡屡提及,但迟迟没有完成,更不用说全国范围内正式实施。不过随着各方的积极推动,目前已经初具条件了。

比如,全国范围开征房地产税,首先要解决不动产登记全国联网,而全国不动产登记平台联网,已于2018年6月开始正式实施。第一批“互联网+不动产登记”联网对象是直辖市、省会城市、副省会城市,已于2019年6月完成。第二批原计划在2020年年底,扩大到全国所有的市县。

如今全国不动产登记一张网是否已形成,尚未有明确的消息,但可预测越来越接近全面完成。再比如,相关立法工作稳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和财政部牵头组织起草。

去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相关负责人表示,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的安排,有关方面正在研究起草房地产税法草案,相关工作正在稳步推进。去年12月,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人民日报》发文指出:要积极稳妥推进房地产税立法和改革。加上了“积极”的前缀是个重磅信号,余音绕梁。

一个侧面的佐证是,3月10日,浙江省发布 “十四五”规划(征求意见稿),其中提出配合做好房地产税立法工作。

尽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未提房地产税,但对房地产着墨颇多,重申“房住不炒”定位以及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应该说,坚持“房住不炒”定位逾四年来,房地产调控长效机制所含内容愈加丰满且接地气,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立法等接连出招,房地产领域风险梯级下降。

当前“房住不炒”的氛围已成大气候。不过,房地产税依然是缺失的重要内容。不在保有环节下功夫,“房住不炒”很难实现。

正如全国政协常委、成都市原市长葛红林所言,当前解决房地产问题更为重要和紧迫的工作是对投资购房行为的管控。只有通过税收调节和出台房地产税,才能降低炒房带来收益的预期,让高房价真正回落。斯如其言,只要房地产投资有利可图,炒房者就会有很多方法突破这些行政性的调控手段的限制,这也是这些年楼市越调房价越涨的原因。

唯有有效的税收政策,才能去除住房投资功能,或赚钱效应,从根本上改变炒房的预期。从这一点来说,房地产税是稳预期的“杀手锏”。应该说,随着近几年一系列长期性和基础性制度的真正落地,中国住房制度改革的效应已经显现。

接下来要加快推进房地产税启动立法,进入一审二审,最终施行,补齐长效机制的最后一块拼图,让频繁的行政性调控逐步退出,依靠市场自身机制应对短期波动,使中国房地产在制度层面真正走向完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