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养更多湖湘匠人!曾让邹彬“很哀伤”的事,湖南处心积虑抓好

多年以后,站在全国两会“代表通道”上,邹彬会想起14岁那年他走出校门的那个落寞黄昏。“由于读书少,我对几何知识、图形测算几乎无法理解,直接影响了作品美观,这让我很难过。他说。

很大原因是因为他的励志经历:16岁到工地学习砌墙,20岁获得世界技能大赛砌筑项目优胜奖,23岁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相比鲜花与掌声,邹彬更在意他的农民工身份。他说:我从农民工中来,我有责任将他们的心声带上全国两会。

今年全国两会,邹彬带来的建议是,加快推动农民工向新型建筑产业工人转型。

而在2018年,首次履职全国人大代表的邹彬就建议,要加强职业技术教育投入。这些建议背后,有邹彬对于农民工群体非常真切的认识:“现在我们砌墙的工友其实工资不低,有的能拿500元每天,但是,他们的保障和发展都不太稳定。邹彬观察到,传统建筑工地条件艰苦,发展空间有限,已很难吸引新一代农民工加入。

而发展职业教育,提升技能人才水平,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情况。今年3月,中国职教学会2020年学术年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常务副校长、九三学社中央副主席潘建伟说:“一直以来,我国对高等教育的发展非常重视,大家普遍的想法就是读完本科读硕士,读完硕士读博士,但这样培养出来的人才,并不能够满足社会发展的需要。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职教学会副会长王复明也发出了同样的感慨。

“受传统观念影响,很多学生从小学、初中到高中,一直围绕‘考上好大学’的目标而不堪重负,其职业规划和个性化发展全面缺失……”

邹彬当年之所以去砌砖,是因为他确定自己无法考上一所好大学。之后,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由于读书少,他对几何知识、图形测算几乎无法理解,直接影响了作品美观,只能通过背顺口溜,老师开小灶等方式,弥补先天知识储备的不足。邹彬是幸运的,因为他的努力,用耐心追求极致,用韧性迎接挑战;也因为,他遇到了一位好师傅。

主编梳理了2016年及2019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有几组这样的数据:2016年,全国中等职业教育招生593.34万人,3年后,毕业生493.47万人。除去一些其他去向,显而易见的是,有不少中等职业生并没有毕业。这背后的原因,站在一些普通家庭的角度也能够理解。

对普通家庭而言,孩子读普通高中然后考上大学才是上策,而选择普通职业学校则是无奈之举,一些家庭在权衡利弊之后,选择了让孩子出去打工。邹彬的故事,一方面让人们看到了大国工匠可能的成长路径,尽管这种路径并不普遍。另一方面也引发了人们的思考:我们还能复制出更多的邹彬吗?必须如此。

因为,当今世界,综合国力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的竞争、劳动者素质的竞争。“必须增强职业技术教育人才培养的适配性,为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网络强国和数字中国,开创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提供强大的支撑。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王一鸣表示。

今年全国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则强调:增强职业教育适应性,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深入实施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制度。湖南正大力实施“三高四新”战略,无论是先进制造业、科技创新还是改革开放,都与人才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而职业教育作为技能人才的“蓄水池”,重要性不言而喻。

早在2019年,许达哲同志在湖南工业职业技术学院调研时表示,要千方百计抓好职业培训和职业教育。

在职业培训学校教育方面,湖南成效显著。目前,湖南拥有职业院校(含技工院校)600所,在校生155万人,其中高职高专培养规模居全国第5位,中职学校培养规模居全国第8位。今年湖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职业教育改革发展,发挥株洲职教科技城的作用,促进产教融合试点城市创建,推动职普融通、产教校企合作。

企业办校、引企进校、学校办企,湖南也有了不错的探索。仅长沙就已吸引600多家大中小型企业深度参与,建立实习实训基地500余个,培养的预备员工数量占在校生总人数的五成以上。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教育厅厅长蒋昌忠提到,湖南将研制落实《教育部 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整省推进职业教育现代化服务“三高四新”的意见》的实施方案,实施职业教育“楚怡”行动计划,推进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培养更多高水平“湖湘工匠”。

可以想见,湖南将出现越来越多的“邹彬”——从砌好每一块墙砖开始,站上自己亲手搭建的人生高楼。。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