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15岁介入变革,三段婚姻良人个个特殊,开国后官至副部长级

在革命战争年代,女子也能顶“半边天”,她们舍小家护大家,为了革命事业愿意付出自己的所有,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及孩子。在中国近代史上有位传奇的女性,她15岁参加革命,为了革命事业,将自己的亲生骨肉送人,建国后官至副部级。她的一生嫁三任丈夫,丈夫个个了得。

她就是曾志,她的原名叫曾昭学,“曾志”这个名字是后来参加革命改的。她于1911年出生湖南宜章县的官僚地主家庭,她从小就很叛逆,不“安份守己”,对封建礼俗很反感。她出生于清朝末年,新旧思想交替与碰撞。

此时年幼的她,更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扰,思想发生变化。6岁时,她开始读书,由于她家庭条件良好,使她有幸能读书。读书的时候,曾志很淘气,爱调皮捣蛋,像个男孩一样。

她的祖母思想很开明,由着她“胡来”,所以她的童年是快乐无忧的。虽然她很淘气,但学习成绩很好,在1924年,她考上了衡阳省立第三师范学校。在这里,她沉浸在鸟语花香的校园里,沉浸在图书馆的知识海洋里,奔跑在校园里的各个角落里。

她接触新思想,奠定了自己革命的人生道路,影响着她的一生。在校园里,她德智体全面发展,为她今后的革命打下坚实的基础。在1926年,她以优异成绩考上了衡阳的“湖南农民运动讲习所”,这学校,毛主席亲自担任教员,传播革命火种。

她改名为“曾志”,力求为女人争志气,并在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她是这所学校鲜有的女学员之一,也是争取读到毕业之人。在1927年,她从讲习所毕业后,俨然成为一位成熟的革命者,这是她才16岁,想想我们16岁在干嘛?毕业之后,她被分配到衡阳地委组织部任干事,开启她的革命生涯。

在这期间她结识了夏明震,他们有着共同的革命理想。随着两人不断交往,感情与日俱增,不久后,两人喜结良缘。可是这两人的婚姻不到一年就结束了。

夏明震是我党早期的革命领导人,他有个著名的哥哥叫夏明瀚,写了一首就义诗: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写得慷慨激昂,表现出他那种宁死不屈、舍生求义的大无畏精神。夏明震也为革命献身,结局同样悲壮。

在1928年,蒋介石发动“四.一八”反革命事变,大肆捕杀革命党人,夏明震在这场战争中英勇牺牲,年仅21岁。曾志听闻丈夫去世,悲痛不已,此时的她已怀有身孕。她来不及悲伤,只能化悲痛为力量,保护自己腹中的胎儿,坚持生下来。

因为这是她与夏明震革命爱情的结晶。曾志随大部队转移,来到湘南参加农民暴动,之后跟随朱德的起义军上井冈山。在井冈山上,曾志怀着身孕参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设。

这时的曾志虽已结婚,但风华正茂,身边也不乏有很多的追求者,其中时任红四军党代表蔡协民看到这位女子怀有身孕,与男同志一起战斗,瞬间起了怜悯之心,给予更多的关照。曾志起初是很介意的,她结过婚又怀有身孕。但蔡协民对她说:“我不会介意的,都是革命的火种”,蔡协民对曾志照顾有加,最终打动了曾志的心,两人在一起了。

在1928年年底,曾志在井冈山诞生了一位男婴,这位男婴的出生,让曾志疼得死去活来。这时的曾志,又有新的任务,组织上派她和丈夫蔡协民去福建参与革命工作,可是尚在襁褓之中的孩子怎么办?一起去太危险,不去又舍不得,最终曾志痛下决心,为了革命,愿意牺牲一切,她决定将孩子送人。

这孩子送给王佐的部下石礼保夫妇抚养,并改名为石来发。

这孩子后来命运坎坷,与母亲只相处26天,再次相见则是24年后。在1952年,石来发来到广州与时任广州市市委书记曾志相见,这时的石来发已结婚生子,母亲曾志看到孩子石来发脸上有超出同龄人的沧桑,心痛不已,劝他留下来。言归正传,曾志与丈夫来到福建工作,她先后担任共青团闽委组织部部长,福安中心县委委员,闽东特委组织部部长,福霞县委书记。

在福建,她与蔡协民共同战斗,夫妻情深,先后生下她的次子与第三子。次子出生后不久得天花而离开人世,第三子取名为蔡石红,后来也送给了湖北老乡,取名为曾春华,这个孩子命运坎坷,后来在曾志的帮助之下,曾春来进入工厂当工人。蔡协民在1934年,因叛徒出卖,在福建漳州牺牲。

曾志在短短几年之内,痛失2位爱人,强忍着心中的悲痛。她曾说过:为了革命事业,我愿意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孩子,她用实际行动践行自己对党的诺言。蔡协民牺牲后,组织上派陶铸前往福建接替他的工作,与曾志假扮夫妻搞地下工作。

他们在革命斗争中产生真感情,后来假戏真做。在1935年,曾志与陶铸结婚。陶铸是陪伴曾志走到最后的人,两人也是聚少离多,为了革命事业。

婚后,他们育有一女叫陶斯亮。曾志为了革命事业,奔走全国各地,走南闯北,有过彷徨,受过委屈,甚至受过政治隔离,被捕入狱,她都挺过来。但她的丈夫陶铸没能熬过去,在那“文革”特殊时期,受到打压批斗,受到精神与肉体上的催残。

在1969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陶铸一下子沦为阶下囚,迫害致死。在陶铸生命的最后,曾志不离不弃,她表示很愧疚,结婚这么多年,为了革命事业,两人聚少离多,没有尽到做妻子的责任。曾志久久的望着躺在病床上的陶铸,不知道要怎么开口。

醒来的陶铸发现曾志的异常,彼此相伴多年,陶铸此刻也有了明了,就轻声的对曾志说:"我们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不能释怀的。""因为工作的需要,我没能时常陪在你和孩子身边,现在有时间了,可是你又要走了""我从不后悔和你在一起,若有机会的话,我还想和你再生活一次。"

说完陶铸塞给妻子一张纸片,上面是用钢笔写的一首诗:曾志也因丈夫的“问题”受到牵连,下放到农村接受劳动改造,不过在毛主席的极力保护之下,没有被迫害。

在1977年,她被平反复出,出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进行冤假错案平反工作,及培养与选拔年轻干部,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在1998年6月21日,为革命奋斗一生的曾老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88岁。根据曾老生前遗嘱,丧事从简,骨灰埋在井冈山红军医院的一颗树底下,魂归她革命梦想的地方。

曾志为革命奉献一生,15岁参加革命,一生嫁三任丈夫,丈夫个个了得,前两任是革命烈士、民族脊梁,最后一任官至副国级。为了革命事业,她含泪抛下自己的孩子,舍小家保大家。她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奋斗的一生。

正如她晚年对孩子们所说:“只要为了党的利益和需要,我可以舍弃一切,包括生命。因为我不仅是一个女人,更是一名战士。我对我选择的信仰至死不渝,我对我走过的路无怨无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