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都垮了!良人在杭聚餐后不虞丧失,视频记录一切过程

白女士是陕西人,年前得知弟弟的噩耗就赶到了杭州,现场白女士泣不成声。白女士:从年前到现在,都没有处理,项目部只是让我们尽快处理遗体,但对这件事情并没有给我们一个准确的说法。

白女士的弟弟今年32岁,大学毕业后进入中铁一局。

一年前,提拔为安全质量部部长,负责杭州地铁一号线三期工程,可以说年轻有为。可没想到,一次聚餐却断送了这个年轻人的未来。白女士:1月27日,他们项目部组织单位聚餐,当晚,他们项目书记、项目经理,包括副经理,各级部长都参与了,10个人聚餐,其中8个人都喝酒了。

从白女士提供的用餐账单看到,10个人点了6瓶42.8度的苦荞酒。通过餐厅的监控视频看到,晚上九点半左右,聚餐结束。白女士表示,弟弟平常住单位宿舍,距离地铁站大约两百多米。

吃完饭,他就和另一个也喝了酒的同事一起乘坐地铁回去。白女士:但是返回的路上,我弟弟就独自离开了,因为他喝多了,说自己要出去。白女士说,弟弟独自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宿舍。

第二天下午,单位报警。又过一天,他们家属接到通知,赶紧从陕西赶到杭州找人。这一找就找了10天。

白女士:直至2月6日的时候,有群众举报,说河道里面发现了尸体,后来派出所、消防队过去之后,发现是我弟弟的尸体。

持续多天的寻找,等来的却是噩耗。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一下子垮掉了。

白女士的母亲当时就昏了过去,至今仍在医院。白女士的弟弟有两个孩子,就这样没了父亲。白女士:两个小孩一个两岁,一个五岁,弟媳妇没有工作,就一直在照顾两个小孩,我爸爸妈妈是农民,也没有工作,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对家里造成了很大影响。

针对白女士弟弟的死亡,萧山南阳派出所认定是一起意外,不属于刑事案件。当时,警方也给白女士看了监控,里面有他弟弟发生意外的整个过程。白女士:里边的这条路,直接通到他们项目部,我弟弟是顺着这个围挡走过来的,监控能看到,他在那里蹲了大概有四十分钟左右,然后隐隐约约有个人影从这里掉下去的。

白女士在监控里看到,弟弟的同事一直在旁边劝阻,想拉他回宿舍,但弟弟不走,所以最终没拉走。白女士说,弟弟发生意外,不能怪弟弟的同事,但是弟弟的单位有责任。让两个喝了酒的人互相照顾,这个决定太草率。

白女士说,弟弟出事后,单位提出赔偿50万元,这让她们无法接受。弟弟是家里的顶梁柱,弟媳没有工作,在家照顾两个孩子,家里还有两个老人。弟弟出事,这个家就垮了。

白女士:我们的诉求是项目部赔偿200万,他们项目经理说帮我们争取,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合理的方案。对方拒绝接受采访,但是愿意和白女士私下协商。对于这次协商,白女士的丈夫宋先生不抱太大希望。

白女士的丈夫 宋先生:他们现在就认定是比较好的哥们在一块儿喝酒,就是单位不想承担任何的责任。

然而,宋先生说,这次发生意外的聚餐,绝对不是私下组织。

白女士的丈夫 宋先生:我们有餐票,他们签字的人也是以中铁为名头签的字结的账。

从当晚聚餐的账单上看,一共消费了2000元,上面确实有中铁的字样。账单显示,当晚就餐的饭店,叫做衢家渔火。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律师 赵公明:虽然有一张发票的存在,但是这张发票也许只是财务走账的行为,并不代表是实际的,双方之间发生的法律关系,仅凭发票来认定这次聚餐是单位组织的,尚显不够。

不过,律师表示,即使并非单位组织,和受害人聚餐的人员,如果没有尽到照顾义务,也需要承担赔偿责任。同时,律师建议家属,进一步收集证据,确认这场饭局的性质。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律师 赵公明:如果单位真正组织了这次聚餐的话,单位需要对这次聚餐过程当中相关人员的人身安全提供保障,那么醉酒之后没有尽到合理的看护义务,单位是存在一定责任的。

相关文章